Still they shine  

我喜欢单独呆着,不管是画画还是写字看书的时候,就算是白天,我也会把窗帘拉紧不留一点儿缝隙,锁好门,如果不在房间里吃东西我甚至会锁上窗子,夜晚是最好的,我可以打开所有的、大大小小的灯,清理清理包围了房间的书堆,抱起最喜欢的那些摸摸它乖巧的面孔,然后坐到桌前,摆开笔纸,在自己的世界里醉生梦死。
家人说,你这是有毛病。
是吗,可我喜欢这样的生活啊,我喜欢冷清得没有一点儿人声的夜晚,那真的是个美好的时刻啊。
白天太嘈杂了,来自四面八方的声音混淆着精神,时不时感受到的剧烈突兀的恐慌和渺茫,眼前的道路起了雾,改了道,生了荆棘和蛇虫,你走在雾里,走在陷阱上,走在阴谋下,痛苦又麻木。
夜晚没有人会发出声音,你的世界洋洋洒洒从南方的小城铺到了北方的家乡,没有人会责备你,没有人会误解你,没有人会逼迫你,没有人会催促你,你可以尽情地热爱,尽情地思念,尽情地哭和笑,你走在路上,边看着风景边铺着路。
你在你的房间里,在你的世界里,和你那不会言语的朋友们在一起。
安静又美好。
哪儿有什么不好呢?
他们说我错,他们说这是有问题,可哪儿有问题哪儿又错了呢?
我想了那么多个春夏秋冬,花费那么多宁静美好的夜晚,我想不明白,也不想明白了。
我的安静美好,为什么要破坏呢?我的执拗固执,妨碍到谁的生活了吗?
为什么要指责我呢?
现在我一点儿都不安宁了,我开始怀疑自己的路,怀疑自己的人格,我总在提心吊胆,连夜晚也一样,它们总是混浊的,半黑半白不纯净的颜色夹杂着不知是脑海还是耳朵里的睡下就会炸裂的该死的轰鸣。
我不该是这样的。
所以现在究竟是为什么。

2016-06-25 评论-2 热度-2

评论(2)

热度(2)